当前位置 :主页 > 大麦 >

新版网络支付管理办法拟征求意见

* 来源 :http://www.zeusdeuce.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1-21 22:26 * 浏览 :
     资料图:支付宝标志。井韦/东方IC   【财新网】(记者张宇哲)财新记者获悉,备受支付行业关注的新版《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已完成新一轮的业内讨论,将很快挂网对外公开征求意见,目前央行支付司正对此文件走挂网公示的内部程序。   这已是针对网络支付的第三版草案。   新版草案在制定原则上仍延续原有管理思路,即对互联网支付的定位为小额,是传统金融机构的补充,通过限制账户额度的办法,使得第三方支付账户的资金规模可控,但在额度和管理方向上较前版草案已大大放宽。   与此前版本最大的不同是,对个人网络支付账户,不再对资金用途进行分类,不管是资金用途是转账汇款还是消费,设定了支付账户的往来资金额度上限为一年10万元,超过10万元的仍需通过银行账户转账。   此前第一版本草案曾于2012年1月面向社会公众征求过一轮意见,此后互联网支付势头蓬勃发展,央行经过二年的观察期,于2014年1月再次进行修改和补充,但未料其中增加的限制条款引起一些支付机构的很大反弹。争议最大的一个限制条款,就是上一版草案中设定的限额管理个人支付账户转账单笔金额不得超过1000元,同一客户所有支付账户转账年累计金额不得超过1万元。个人支付账户单笔消费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同一个人客户所有支付账户消费月累计金额不得超过1万元。超过限额的,应通过客户的银行账户办理。   此次新版草案不再对通过网络账户转账和消费进行分类,一举将网络账户的上限额度提高到10万元。按传统银行的概念,这已经不能算是小额了。   但央行的大原则并未变。通过限额将手机支付、第三方支付限定在一定额度的支付范围内,大额支付仍需走银行,因为银行受到严格的金融监管和承担反洗钱的义务。   接近央行人士对此解释称,此举目的是两个,一个是避免第三方机构的资金账户沉淀资金过高,以防范风险,毕竟第三方机构并非存款账户,也未按照存款类机构约束管理,账户上限额度越大,第三方支付机构上缴备付金的压力也越大。目前支付宝账户沉淀资金规模已达数百亿元,但备付金并未按照央行有关备付金管理的规定足额缴纳。支付宝目前注册资本金仅10亿元。   此外,新版草案也放开了对机构的网络结算账户的额度管理,更多侧重于个人账户资金的权益保护。因为机构的自我保护和风险意识大于个人,所以重点是对个人账户资金的监管。前述人士称。   新版草案加强了对个人金融消费者的保护措施。做为对金融消费者的基础教育,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加强对个人客户的信息透明和风险揭示,即开户时要对客户明示并让客户确认网络账户和银行账户的区别。   同时与央行对银行电子支付的监管规则一致,新版草案要求,如果网上支付不采用数字证书、电子签名等安全认证方式的,单笔金额不应超过1000元,每日累计金额不应超过5000元。央行曾于2005年10月底,颁布了针对银行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的电子支付一号文,一直沿用至今。   也就是说,不能仅仅凭密码或动态码就完成交易,网上大额交易完成支付必须要用数字证书或电子签名,额度在十万元范围内支付机构自己定。前述人士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相对于上一版草案,前述措施的放开尺度不算小。一位大行电子银行部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在由第三方机构认证的支付方式,特别是通过第三方机构完成交易的资金,脱离了银行体系监管,银行的单笔支付额度放开到5万元以上的很少。   据财新记者了解,支付宝有关人士对此保留看法,认为不应对网络账户设置限额,应由消费者自己设定支付上限。   有大行人士则认为,支付宝这一想法在现实中是不切实的。如果让客户自己设定限额,中国的信用环境、金融消费者风险意识,都不适合;从银行自己搜集的风险案件看,十个人中至少九个人对网络风险是识别不了的;比如诈骗电话或诈骗短信、非法集资的案例比比皆是,这些风险事件都是消费者自己选择的结果,从中国目前个人消费者的风险意识水平看,银行也不可能完全让个人客户自己设定上限,把风险都转嫁给客户个人。   这位大行人士表示,银行会根据支付场景的不同安全级别,给予客户支付限额不同,即随着风险程度的不同限额不同。比如U盾安全性最高,支付限额也最高,这也是银行管理风险的一种手段。   社科院清算中心主任杨涛指出,在银行间支付清算、非银行支付、证券支付结算这三大体系中,对后两者加强监管,已经成为最新的全球趋势,特别是在本世纪初的911事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这两大时点之后。他援引国外的例子称,各国对类似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业务管理都比较严格。一方面,监管部门对这类机构往往都有准入牌照,并且有相对严格的日常动态监管;另一方面,对于各类非银行支付组织来说,各国都是引导其开展小额支付清算业务,从而可以避免相关风险,这也符合了全球支付体系的发展趋势。这一模式的形成,通常需要监管者通过完善游戏规则、实现外在约束,由此促使支付机构主动调整相关业务重点。例如,PayPal不仅对于账户功能分为强弱多种,而且对大额支付转账、非交易性转账都看得很紧,经常冻结存在异常的账户,背后有监管或规则的潜在压力。   不过,杨涛认为,即便要实施限额规则,其重心应该在没有真实交易支持的转账上,对于消费支出实施限制则显得不合理;长期来看,重心还是应该在规范市场化的游戏规则,缩小风险空间。   杨涛指出,支付清算体系也是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应以支付为着手点,推动跨部门的监管协调,加快推动更高层面的法律规则建设。很多国家的中央银行除了成立专门的支付体系管理部门,还有专门的支付结算委员会,用于进行监管协调。支付体系应该从过去的技术后台,逐渐走向金融体系的中前台,甚至放到与货币政策同等重要的地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